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项目申请 >> 信息正文

Steven Wiley:年轻科学家申请研究经费理应获得照顾?

2009-11-13 9:59:24 来源: 科学网 作者:转载 录入:admin 访问: 次 被顶: 次 字号:【
核心提示:为了让更多年轻科学家能有机会获得资助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面向年轻科学家设立了较为宽容的评价尺度,这招致了一些老资历科学家的抗议。近日,美国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知名生物学家Steven Wiley在《科学家》杂志发表文章,表态支持年...

 

 
Steven  Wiley:年轻科学家申请研究经费理应获得照顾?
 
       为了让更多年轻科学家能有机会获得资助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(NIH)面向年轻科学家设立了较为宽容的评价尺度,这招致了一些老资历科学家的抗议。近日,美国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知名生物学家Steven  Wiley在《科学家》杂志发表文章,表态支持年轻科学家。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:   

关于紧缩的资助对于年轻科学家的影响最近颇为受人关注。如果只有很少部分的申请会被批准,那么申请里哪怕只出现小小的问题也会导致前功尽弃。不幸的是,缺乏经验的年轻科学家申请书往往会出现各种问题。为了避免资金全被富有写作经验的老资历科学家获得,NIH对于年轻科学家采取了较为宽容的评价尺度。不出意外,老资历科学家对此提出抗议,称这是逆向歧视。我要说,他们的恼火发错了地方。   

争论说,资助的授予应该仅基于优先级得分,这种观点是靠不住的。一份申请中科学的质量和优先级得分之间只有大致相关性。懂行的人都知道,许多不同的(有时是科学上无关的)标准会在优先级得分的评定中起作用。这不是因为评审人携有报复或邪恶心理,而是因为他们也只是情绪性的人类而已。人类判断无法完美,所以资助机构在作出资助决定时,需要考虑的永远不仅仅是优先级得分。

我还记得25年前我作为助理教授时所写的第一份资助申请书,密密麻麻地写满了45页。那时NIH还没有关于申请书的页数限制,我想或许正是我的“长篇大论”才使他们下决心进行限制的吧(玩笑)。我那时对于如何写一份好的申请没有什么概念,就是把自认为得意的想法和细节塞进去,觉得这样的话评审人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的聪明。后来,当我开始做评审人,吃力地读完一份份厚厚的申请书的时候,我才深深地认识到我当初给评审人造成的痛苦。我发现,相比于洋洋大论,简明扼要的申请书更能打动我。这是拉资助的第一个教训。

我当时把申请书投给了3家机构——国家科学**会(NSF)、NIH和美国癌症学会(ACS)。几个月后,评审结果出炉——在NISF我排名第二、在NIH我得分为34%、而在ACS那里遭到直接否决。根据这一结果,我的研究要么非常出色、要么普普通通、要么糟糕之极。信不信由你,NIH最终还是资助了我的研究。

如果是当前的资助环境,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开始自己的科研生涯。我认识的大多数科学家在年轻的时候都有过撰写申请书方面的困难。在过去,这导致评审人对于年轻科学家的申请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偏向。NIH提供的这种些微的偏向是保证持续和公平的方式,也是为了确保当有经验的科学家退休时,我们已经有了训练有素的年轻人可以接班。

当然,老资历科学家在评审过程中也有自己的优势,包括过往记录以及娴熟的拉钱能力。最不利的可能要数职业中期科学家,他们既没有很大的名气,也没有年轻人享有的被宽容机会。

不幸的是,我们之所以这么热烈地争论评审得分系统的优缺点和公平性,并不是因为我们关心要让最好的科学得到资助,而是因为我们担心自己的工作和职业。NIH被迫在作出资助决策时考虑科学家职业生涯问题,因为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已经抛弃了他们的责任。在我看来,NIH因努力支持科研事业和维持科学多样性而遭到指责是不合理的。我们应该努力团结起来,维护我们脆弱的科研界,而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资助水平。(科学网  梅进/编译)

打印本文   加入收藏   返回顶部   关闭窗口Tags:年轻科学家|申请研究经费  
相关文章列表
  • 没有文章
参与评论
共有评论 0网友评论列表

CopyRight © 2009 www.dzbxm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湘ICP备09012138号